木窗里的机密
2018-10-08 10:56:30    《儿童文学》 分享到:微信 更多
张彩霞
  
  “当咚,当咚……”三楼敞着的木窗里,稀罕的声响穿透了夜色,在满盈雾气的空中洋溢。
  
  “听,那声响又呈现了!”一株枝繁叶茂的登山虎抖了抖湿漉漉的叶子,轻声说。
  
  “绕过那扇窗吧,那边面肯定藏着可骇的工具。”躺在楼下废墟中的一块石头瓮声瓮气地说,“我在这儿呆了几十年了,历来没有谁爬上过那扇窗。”
  
  夜色中,登山虎摆荡着身子,将绿色的触角向旁伸去,浓厚的叶子哗啦哗啦地响。头顶,即是那扇藏着稀罕声响的窗子。
  
  一旁,几根垂下的铁丝上,翠绿的丝瓜摆荡着浑身葱茏的叶子,瞻仰着秘密的木窗,如有所思。
  
  这是一片拆迁后的废墟。
  
  一幢三层的旧楼房敞着一个个空泛洞的窗子,仰望着脚下的荒地。旧楼后面,一堵高高的残墙挡住了阳光,丝丝缕缕的阳光偶然照进三楼屈指可数的几扇窗。
  
  连续下了几场雨,楼下荒地吸足了水分的种种动物,你追我赶,比着长个子。
  
  缠绕在铁丝上的丝瓜秧,悄无声气地爬到了三楼敞着的那扇窗台下。它在木窗下缠呀缠,绕呀绕,来来回回走了有数趟。阳光透过高墙的残隙,恰好照在那扇窗上。阳光真好呀!在窗台下都能感触暖暖的。
  
  等夜幕包围这片废墟时,丝瓜藤最顶真个触角,悄悄搭在了三楼那扇窗台上。
  
  “喂,丝瓜老弟,快绕开那扇窗,你忘了那边面有稀罕的声响!”早已到一旁的登山虎发抖着叶子,发急地提示。
  
  “嗯,我曾经视察过了,并没有什么伤害。再说,石头爷爷在这里呆了几十年,也没有产生什么伤害的事变,担心吧!
  
  丝瓜藤用柔软的触角,悄悄地触摸着高低不屈的窗台,探求着残断的铁丝作为落脚点。
  
  当清早的第一缕曙光照在这片废墟上时,丝瓜把本身的触角,牢牢地缠绕在三楼窗台一根突起的铁丝上。她卯足了劲儿向上蹿,终于,把绿油油的小脑壳探进了窗子。
  
  洞开的窗内是一间空荡荡的屋子。墙上,几幅残破的画无精打采地倒挂着。
  
  这屋子里究竟有什么机密?丝瓜藤探着头摆荡着绿色的脑壳,左右观望。窗子的一角,挨着墙壁,一个风铃孤零零地垂在那边。风铃很旧,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,残破着的角暴露一个豁。
  
  “嗨,你好。”丝瓜藤高声说。
  
  昏昏欲睡的风铃好像吓了一跳,晃了晃身子。
  
  “你……好。”她的声响哑哑的,很轻很轻。大概是太旧太老了,看得出她收回声响费了好大的力气。
  
  一阵风从洞开的窗子溜出去,卤莽地撞着风铃。破旧的风铃临时跌跌撞撞,左右摇摆,撞在墙上,“当咚……当咚……”
  
  “哦,原来是这么回事呀。”丝瓜藤一下全明确了。“我们不停以为,有什么机密藏在这间屋子里,没想到是你。”
  
  “哦,对……不起!”风从屋子里溜走了,风铃终于稳住,清静了上去。她喘了口吻,接着说:“你们……都不愿……来我的……窗台上,躲得……远远的,那么……远,我语言……都听不到……好……孤单。”
  
  “当前我们来陪你。”丝瓜藤热情地发抖着浑身的叶子。窗边的登山虎也摆荡着绿色的手臂,枝蔓逐步伸向这边。
  
  不久,洞开的窗上爬满了青翠的动物,风吹过的时间,风铃声悄悄歌颂。照旧废墟上的旧楼房,照旧那么荒废,但是多了点什么,生气勃勃。
  
  原载于《儿童文学》故事版 2017年2期

最新批评

  • 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