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讳”谈一段史
2018-10-24 11:35:14    《中国中门生报》

   QQ截图20181018094237.png

  
  唐肃宗至德元 年(756年)八月, 上将李光弼衔命镇守 太原,抗击安禄山叛 军。就任之初,他要 杀失恃宠犯法的侍御 史崔众。其时天子的 青鸟使来说,皇上已提 升崔众为御史中丞, 哪知李光弼不买账, 照杀不误。这原来是 一个很寻常的变乱, 但是三本史书的纪录 却颇有差别。
  
  《资治通鉴》的 纪录最简朴:
  
  “光弼怒,收 (崔众)斩之,军中 发抖(发抖,因告急、畏惧而两腿 抖动)。”
  
  《新唐书·李光弼传》较为详 细一些:
  
  “会青鸟使至,拜众御史中丞。 光弼曰:‘众有罪,已前系,今但 斩侍御史。若青鸟使宣诏,亦斩中 丞。’青鸟使内诏不敢出,乃斩众以 徇,威震全军。”
  
  《旧唐书·李光弼传》的记叙 最为完备:
  
  “顷中使至,除众御史中丞。 光弼曰:‘众有罪,系之矣!’中 使以敕示光弼,光弼曰:‘今只斩 侍御史,若宣制命,即斩中丞;若 拜宰相,亦斩宰相。’中使惧,遂 寝之而还。翌日,以兵仗围众,至 碑堂下斩之,威震全军。”
  
  《旧唐书》由五代时后晋刘昫 等人编订(945年),成书最早, 离那件事产生还不到两百年,其记 载应该可信。《新唐书》由欧阳修 等人编成于宋仁宗嘉祐六年(1061 年),又已往一百多年,却将“若 拜宰相,亦斩宰相”删失了。二十 几年后,当司马光于宋神宗元丰 七年(1084年)修完《资治通鉴》
  
  时,只剩下了“光弼怒,收斩之” 寥寥数字。
  
  一段平凡的史料,在这几位著 名的史学家手中,为什么会越写越 短呢?我想,正是与一个“讳”字 有关。
  
  本朝人写本朝史必要避忌是常 识,像司马迁如许的史学家,也不 得不把汉高祖刘邦的一些无赖之行 写在其别人的列传里,以免安慰最 高当权者。但是,刘昫与欧阳修、 司马光写的同是曾经死亡了的王朝 史事,为什么刘昫不避忌而欧阳修 与司马光要避忌呢?由于欧阳修、 司马光是在为“神圣”的君权讳、 为至高无上的皇权讳。
  
  刘昫生存在五代,五代是乱 世,君权没那么“神圣”。谁人时 候,一群兵士一同哄,就可以让某 小我私家当天子;本日还坐在金銮宝殿 上的一国之主,来日诰日就大概沦为阶 下之囚乃至被杀去世。老黎民不用为 一句话而身陷囹圄,念书人也不用 为一篇文章而惨遭灭族,由于皇权 不那么强盛了,文网也不那么精密 了,记下一段李光弼鄙视皇权、怒 斩崔众的史实,打什么紧? 
  
  但是,欧阳 修、司马光的期间 就差别了。
  
  北宋竣事了 五代十国的破裂割 据场合排场,皇权大大 增强,无论修史还 是写诗词文章,怎 能与皇权相抵牾? 欧阳修大概会想: 崔众犯了罪,虽然 该杀,皇上不知内 情,提升他升官, 错了。你李光弼照 杀无误,我欧阳 修就不克不及照记无误?但是你说什么 “若拜宰相,亦斩宰相”,这就太 太过了,还把不把皇上放在眼中? 欧阳修又大概很为本身的这一删而 自得:既彰显了李光弼敢作敢当的 本性,又维护了赫赫皇权。
  
  司马光固然只比欧阳修迟出生 十几年,头脑却要守旧上百年,而 此时独裁社会正在走下坡路。司马 光应该已深有领会:本身由于阻挡 变法的言论过于猛烈而遭抑低;苏 轼虽学富五车,不也因诗文“谤讪 朝政”而历尽苦难吗?总之,司马 光连“亦斩中丞”也容不得了—— 纵然你李光弼有理,也不应果然违 抗皇上的旨意啊。
  
  不外,司马光终究是一位精彩 的史学家,他深知,李光弼是大唐 名将,有安定安史之乱的大功,这 段杀崔众的史料不记不可。为了维 护君权,也为了替李光弼这位名将 “讳”其“目无君父”的言行,司 马光绝不夷由地挥起砍刀,砍得一 段富厚的史料只剩下“光弼怒,收 斩之”6个字!               
  
  沈淦

最新批评

  • 验证码: